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现代之光”烛照下的“沙湾”世界――论雪漠的“大漠三部曲”文学常识www.hlmsw.cn,奈何天生郭奉孝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年”、“旧/老者”的人物谱系中找到缘由。的确,对于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农村青年来说,接受新的观念往往较快,而对于一个垂垂老矣的农民来说,接受新的观念之难,也许正可以用灵魂的搏斗来形容。但是,当我们反观20世纪以来中国社会的巨变进程时,或许不能忽略农民精神世界中普遍包蕴了求新求变的巨大热情。这既可以在《创业史》中的梁生宝、《人生》中的高加林、《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等农村青年身上感受到,也可以在陈奂生等中年农民身上感受到。当然,又何尝不可以在梁三老汉这样的老农身上感受到呢?这么多年以来,我们或许有点忽略了《创业史》中梁三老汉最终认同梁生宝的心理动因的复杂性。谈及这些,也是为孟八爷的“金盆洗手”、自我救赎找寻20世纪中国漫长变革进程中农民的心灵轨迹。
    在《猎原》中,孟八爷是一个传奇般的猎人,可他要“金盆洗手”。这对于在沙漠边缘苦苦支撑生活,努力找寻一条生存之路的沙湾农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孟八爷的“金盆洗手”的心理动因,是简单的官方政策宣传的结果吗?在小说中,我们看到政府开始实施动物保护条例,也开展了深入打击偷猎的行动,而孟八爷在广阔的沙漠、森林展开与偷猎者的较量,正是在政府组织下进行地。但是,孟八爷这样的沙湾农民所完成的自我救赎是否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呢?在《大漠祭》中,灵官是接受了现代教育的农村青年,在大哥憨头患病时,他的现代信念令人感动。但是,灵官在小说结尾时远赴他乡,又何尝不是一种自我的颓败。在中国现当代小说中,这种青年人逃离故乡的故事几乎成为一种叙事模式,当然,这也是中国农村社会的真实现状。而那些从出生就几乎未曾想过要离开故土的农民,他们如何应对传统走向现代过程中的诸多问题呢?是否他们都像可怜的憨头一样在贫、病、苦中打发日子,直至凄惨的死去。憨头的命运是否能够代癫痫病患者的注意事项都有哪些表所有的中国西部农民的命运呢?至少,我们在孟八爷自我救赎的过程中看到了中国西部农民对待现代生活的另一种态度。这种态度不单纯来自政府新政策的宣传,更与他们的生存现实联系在一起,即生存本身孕育着中国西部农民求新求变的热情。孟八爷已经是一个老猎人了,从沙窝中猎狐,这是土地给予他的生存权利,但是,他又并不是一个无节制猎狐的人。这种与土地、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是中国传统农村社会繁衍生息的必要条件。但是,当一些猎人在现代商业价值观念的侵蚀下,开始无节制的猎狐、猎狼、猎鹿时,孟八爷强烈地意识到,他的猎人身份不再是美谈,而已经成为恶名。更重要的原因或许在于,他的生存即将遭遇致命的危险。这也正是老顺面对外国商人在沙湾毁灭性的捕鹰时,与外国商人展开殊死搏斗的心理动因。这个过程中没有太多的浮于表面的道德神圣意味,而是这些沙湾农民在生存遭遇更大的威胁时进行地本能的自救。不过,他们的自我救赎既是被迫的,也是主动的,体现了中国西部农民生存的倔强与韧性。因此,正是在现代商业价值观进入沙湾的过程中,孟八爷意识到自身固有的生活方式有可能成为现代商业价值诉求的牺牲品。他的“金盆洗手”,既是对环保意识这一现代生活观念的接受,又是对中国传统农村社会中人与土地、自然和谐关系的彰显。正是这惊心动魄的自我救赎,孟八爷成为了中国现当代小说中一个颇具独特魅力的老农形象,这也是雪漠的《猎原》的贡献之一。
     “造了几十年孽,晚年才知道,自己竟是凶手。可还有多少人迷着呢,还在狠劲举了锄,挖自己的墓坑哩。叫他们也明白,显然更重要。一人金盆洗手,不如百人洗心。” 孟八爷正是抱着这种热望与疯狂的偷猎者进行较量。但是,《猎原》中的猎人张五与鹞子在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之下,正在疯狂的猎杀狐、狼、鹿。在猪肚井,那些牧人正在与狼的搏斗陕西治羊癫疯哪里最专业中陷入相互残杀的绝境。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在自然生态环境日趋恶化的沙湾,孟八爷期盼的“百人洗心”必将是一个曲折的历史过程。

    《白虎关》:双福的返乡淘金
    在《大漠祭》中,对于老顺来说,三个儿子的成家问题,是他无力承受而又不得不承受的生活重担。他牢骚满腹,与老伴、儿子的关系也常常剑拔弩张。这种粗鄙的、艰难的生存处境几乎成了老顺的生活中的全部内容。幸好,老顺有着驯鹰、猎兔的本领,在令沙湾人艳羡的驯鹰的过程中,他也有了一丝精神上的安慰。不过,这一丝精神安慰在《猎原》中已经荡然无存,外国商人疯狂的捕鹰行径深深地伤害了老顺。在2008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白虎关》中,老顺的日常生活依旧艰难。大儿子憨头死去了,小儿子灵官远走他乡后杳无音信,二儿子猛子的婚事仍旧是一件令老顺头痛不已的事。同时,因为憨头的死,儿媳莹儿与女儿兰兰的换亲问题风波再起。在这生活的泥潭,老顺喊出“老天能给,我就能受”。这既是沙湾农民苦难的生存现实,也是他们倔强的精神品格的表现。但是,这种精神品格会成为沙湾人应对现代生活时不竭的精神资源吗?如果说,《猎原》中孟八爷依靠这种倔强、韧性精神实现了自我救赎,那么,在《白虎关》中现代生活的毒瘤,就像憨头所患的癌症一样,开始慢慢扩散,并最终吞噬了沙湾人。
    中国社会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中,现代工商业对中国农村究竟有何影响?这个问题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有着坚实的书写。无论是茅盾的小说《春蚕》里汽笛长鸣中驶来的现代船舶,还是沈从文的小说《长河》中运进湘西的轰然作响的榨油机器,它们都似庞然大物一样侵蚀着农民朴素的生活信念。当然,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执守乡村的孙少安,以艰辛而卓绝的努中医按摩治疗癫痫力开始了农村社会中现代工业的创建。而改革时代以来,中国农民也真切地获得了现代工商业的发展所带来的便利。农民因生产机械化而使得自身的劳动能力大幅提升,乡镇企业的建立也使得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方式逐渐发生变化,农村商业网络的建设使得农民的生活越来越便捷、丰富。因此,现代工商业对中国农民的影响是复杂的,有创痛、有欣喜。
    不过,在长篇小说《白虎关》中,雪漠描绘了21世纪初现代工商业吞噬沙湾农民时触目惊心的图景。因此,这篇小说中很少露面,却又似无处不在的返乡者双福值得探究。在《大漠祭》中,双福作为一个远景,构成了沙湾人对村子中人进入现代都市创业,进而成为小老板的生活状态的想象,这其中既有艳羡,也有对双福为富不仁的憎恶。但这毕竟是远景。或许,留在沙湾独守空房,与老顺的二儿子猛子纠缠不清的双福老婆更能为沙湾农民提供茶余饭后的佐料。《白虎关》中双福回到了沙湾,这个返乡者并没有给沙湾农民带来福祉,而是以蛮横、无理而又让沙湾农民难以抗拒的方式把现代工商业带入了他们的生活。在沙湾附近的白虎关,机器彻夜轰鸣,疯狂的淘金热潮席卷了整个村落。猛子与同伴从偷沙到承包沙窝,以及为金沙而与淘金的沙娃们之间的疯狂械斗,与《猎原》中猪肚井上牧人之间的械斗场景何其相似。不同之处在于,牧人的生活方式正是孟八爷、老顺这样的沙湾农民反思的对象,而白虎关上所发生的一切,孟八爷、老顺们究竟还能否应对呢?毕竟,这淘金热潮能够迅速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孟八爷、老顺们根本没有能力与双福较量。同时,白虎关上疯狂的淘金热潮,衍生出粗糙而又极尽现代恶俗消费趣味的街景。这里有淘金的老板、下井干活的沙娃、洗头房中的暗娼。的确,沙湾农民终于在耕种、狩猎、外出打工之外找到了生存、致富的途径。不过,正是在这一过程中,沙湾农民在家门口看到了外出的寻梦者河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打工者在都市中所体验的现代生活的真实景象。
    小说中的女孩月儿是走出沙湾的寻梦者,她在进入城市之后被骗、被欺凌,当她回到沙湾时已经伤痕累累,“那是‘家乡’呀。在她的心中,‘家乡’是个熨斗,能熨去灵魂的伤痕呢……但现在,那冰冷的庞然大物,也追到家乡了。” 这是月儿眼中的白虎关,这是月儿眼中已经面目全非的家乡。当猛子娶月儿为妻时,他欣喜若狂。可是,老顺一家又在为月儿治病的过程中陷入赤贫的境地。《白虎关》中月儿的“病”依旧隐喻着沙湾农民迎接的现代生活,并非他们内心所渴望的美好生活。
小说的尾声部分,双福的淘金梦破碎了。可是这种野蛮、粗暴的淘金并未在沙湾终止。如果说,沙湾农民因传统的生活方式而使得自然生态环境持续恶化,那么,这种现代工商业进入沙湾时所造成的文化生态的恶化则更令人心痛。在现代化进程中,中国西部往往是以自然矿物资源的输出作为地方经济发展、社会建构的重要途径,但是,就像《白虎关》中的淘金热潮一样,这种输出不仅淘尽了黄金,更淘尽了沙湾农民对于可能建立起的现代生活的美好想象。因此,沙湾的荒漠化不只是区域性的自然生态危机,更是区域性的人文生态危机。

    中国人对于文明、健康、和谐的现代生活有着热切的期盼和追求,但是,如何应对现代生活的复杂性,这成为当下中国社会严峻的政治、经济、文化命题,而这一命题对于身处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中国西部农民来说尤为重要。当我们面对“现代之光”烛照下的“沙湾”世界时,除了欣喜于沙湾农民的素质在现代化进程中逐步提高,物质、精神生活日趋丰富之外,如何应对现代生活中粗鄙、恶俗的价值观所造成的人文生态的恶化,更显得刻不容缓。这也许正是雪漠的“大漠三部曲”带给我们的警示之一。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parm.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