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似水光阴处处痕_散文网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悠悠我心/文

下班路上,无意中看到一则化妆品广告,“只见,不见光阴”,心为之一动。美丽而善解人意的字眼背后隐含的却是铁一般无法回避的事实。“年轻”如一只精致的花瓶,若隐若现在无法触及的憧憬中,一次次撩拨起人们追逐的想,却一次次挫败人们的脚步,因为,这是自然法则,是任谁都无法逃避的现实。

渺小的我们站在长堤上,眼睁睁看着光阴不顾一切的向前奔流,一去不返,却无能为力。我们足底、、眉梢、发丝,甚至身边的一草一木……不知不觉中已处处被它刻满了印痕。

时值初秋,明晃晃的阳光撒满四周。小路两旁的法桐依旧葱翠,挨挤的枝叶间透出几缕光线,一阵凉风,林荫下便到处飞扬起斑驳光影。清晰的记得,前些年的行道树还是一种叶形术后抽搐什么原因分析?非常漂亮的枫树,枝叶浓密,层叠有致。每到秋季,西下时,整条街道如披了一层彩锦,宛若一副静美画卷;华灯初上时,淡淡的灯光揉和在它密匝的枝叶间,竟有一种脱离尘世般的。可惜的是,那些枫树一之间被全部刨掉,据说是为了支持,将它们全部移植到了北京。这种说法无从考证,亦无需考证,我宁愿这是真的,为奥运舍弃掉我们的画卷,也算值了。那时望着刚植上的法桐孤零零的杵在路边,几片叶子光秃秃地和我们一起经受着烈日的考验,心中还担心,要多这些可怜的法桐才会虬枝乱舞,才能碧树成荫呢。不知不觉间,它已枝繁叶茂,而我,走过的却是的数载流年。一片微黄的叶子旋舞而下,清晰的叶脉间,似乎刻满了季节的影痕,是呢,一载秋,满地光阴,任谁也无法阻止的。

屈指算来,脚下这条上下班必经的小郑州羊羔疯路已陪我走过二十多个春秋。二十年,我已熟悉了这个街道的每一息呼吸,每一寸脉络,它的脊背上,有我书生意气时的豪怀壮志,亦有儿子蹒跚学步的稚嫩,有独自一人中漫步的悠闲,亦有月下花前的甜美。小路承载了太多的,处处残留着昔日的印迹。不管往来者每天有多喧噪,它总是一如既往地默默将这些行人、这些故事接纳保存,如我这般的人,在某年某月的某一时刻突然想起,随时来它这里找寻的一切。

路两旁矗立着栉比鳞次的高楼,清一色“城市灰”,我不大喜欢这种基色,过于单调,毫无生机,但每次经过,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因为冰冷的的钢筋水泥背后,依稀残存着故日的影迹和情怀。拐角处原来是一家刀削面小吃店,刚参加那会儿,刀削面在小城也算得上是稀缺舶来品了,每周都要和同事或同学去饱几次口中年人癫痫病因福。那时,我们还很年轻,有朝气,无忧无虑。小吃店门前一小块空地,老板娘种着一些黄瓜、丝瓜、白菜等时令蔬菜,橙色的墙面上爬满翠绿的藤蔓,看上去感觉很温暖舒服。老板是一对50多岁厚道的山西夫妇,有同学来访,或小聚都要去吃一碗美味的刀削面,久而久之便和我们熟识了。更多时候是因为加班误了饭点,派一个同事买几份面打包回来,老板娘每次都会额外多加些绿菜。直至后,偶尔不愿开灶了,也会拖着老公去小店,要一盘凉菜,两碗热腾腾的刀削面,别有一番滋味。因为旧城改造,小吃店要拆迁。拆迁前,我和几个同事特意去吃了最后一顿刀削面晚餐。夫妇俩说在外边漂泊累了,不想再开店,准备回山西老家享几年清福。小吃店拆迁后一年,便来了一个国外洋快餐店,装修精致,窗明几净,每次走过快餐店,我都要放慢脚步,似武汉癫痫专科医院去哪找乎能在那里寻到刀削面的影子。( 网:www.sanwen.net )

渐行渐远的人生行走中,该遗忘的早已遗忘,该保留的却依旧保留,原来,时间洗礼的只是尘埃和浮云,心底那方净土不会被冲刷。啊,它就是一位充满的老人,沉淀掉所有的喧哗和浮躁,让我们变得睿智成熟,沉静知性。它让美丽的枫叶成为,孤零枝干长成参天大树,让凌乱不堪的市容变得井然有序,舌尖的美味来来去去,它让乌发晕染成银丝,它将清秀眉宇勾勒得沟壑纵横….. 这一切,都是它馈赠给我们的一笺墨痕,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尝,久久回味…..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parm.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