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痴心女子负心汉: 影片《人生》所反映的社会道德意识(1)经典电影

来源:江山文学网   时间: 2020-09-14

《》是一部近来极受瞩目的影片,在中国大陆获选为1985年“百花奖最佳片”,在香港上映也有相当高的卖座,足见是受人欢迎的。而获得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已经透露出这部影片的性质必是“雅俗共赏”,能为大众所接受,因为百花奖是由《大众电影》杂志主办,读者票选的。打个比方,此片相类于好莱坞最佳卖座片,制片的基调是面向社会大众的。

影片的故事并不复杂,但却反映了中国大陆社会道德观的一些变化显示当前中国大陆文化心理结构与前几十年的“革命世界观”与“绝对道德主义”是不同了,也显示一般人对与婚姻的看法不再是固定与一致的。故事叙述的是陕西一穷乡僻壤的地方,有个肯读书上进的青年教师高加林,由于大队书记的排挤丢了教书的职位,回家务农。邻居姑娘巧珍,虽然一个大字不识,却能慧眼识出落难的英雄,不顾家人反对与乡人的讥讽,公然和高加林出双入对,成了一对爱侣。后来高加林远在新疆的叔叔衣锦还乡,成了县劳动局局长,就有拍马屁的人帮着高加林安排了城里的职位,也就有了“长亭送别”(影片里是短桥)一幕,海誓山盟,此情不渝。进了城后,高加林的才华得以发挥,成了名记者,受到广播站小姐的垂青。这位小姐有文采,又有风采,还是高加林的同学,几下子主动进攻,并许以婚后随女方调到南京,见大世面,使得高加林变了心,终于不顾家乡父老的劝告,打定了主意,抛弃巧珍,去追寻“广阔天地”了。巧珍被弃,几乎万念俱灰,答应一位忠厚乡下人的求亲,坚持用一切老式的礼仪出嫁。此时,广播小姐原来男友的母亲,公报私仇,查出高加林进城是走后门,便一状告上去,使得高加林遭到退职的处分,依旧回乡当农民。影片的结尾,就是孤身的高加林,背着行李,跨过了“送别”的短桥,踽踽独行,回到他生长的山村,再重新开始他的人生旅途。

这个故事基本情节的前半部,使人想到才子佳人的旧套,而后半则属传统负心故事类型,只有结尾稍稍不同

传统的才子佳人旧套,不外乎:“落难公子中状元,小姐赠金后花园。千辛万苦都尝遍,一门忠安徽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义大团圆。”这在传统及戏曲中屡见不鲜,多不胜举,如西厢故事,便是此类的典型。故事的男女主角就是一出爱情剧的两个角色,是静态的。戏剧冲突与矛盾的产生,并不牵涉到他们爱情的变化,波折都生自外界的环境变动。因此,男女双方的性格当然是纯洁的,对爱情是坚贞不变的,都是“好人”,只有外界的因素在捣乱,制造种种波折。最后当然是要皆大欢喜,有情人终成眷属;爱情(两个个体生命的情感联系)与婚姻(历史社会道德组织的一种典范)的结合,终要战胜干扰理想秩序的“俗世现实”。也就是说,悲了之后要欢,离了之后要合;“大团圆”是有其维护社会道德秩序的目的,是以传统礼教作为理论基础的。从探讨传统文化心理结构的观点来看,读一部典型的才子佳人故事,或看一本这样的戏,就像上一堂公民道德课一样,是“有裨世道人心”的。

然而,传统的社会现实(“世道”)并不那么单纯,过去的“人心”也诡谲多变,并不都与道德的典范合拍。男女主角的情感联系会发生变化,在社会权力结构中占优势的一方(多半是男人)也就会负心。于是,就有本来可能发展为“才子住人”的故事,到头来是女方尝遍了千辛万苦,却不一定得以团圆,有悲无欢,有离无合。如《琵琶记》的原始雏型《赵贞女蔡二郎》故事及王魁负心故事,就是这一类的典型,都是男的进京赶考,中了状元另攀高枝(经常是宰相的女儿)抛弃发妻,“寻求新的与自由”去了。

传统的负心故事类型,可由南戏的《赵贞女蔡二郎》及《王魁负桂英》看出。这两个故事自宋代以来在民间的普遍流传,逐渐引起后来文人的兴趣,以其生花妙笔,改编故事的关键情节,为负心的男人翻案,导出如高明《琵琶记》及王玉峰《焚香记》之类的“不负心”故事类型这种由负心到不负心的故事演变过程与痕迹,反映了很有趣的社会道德意识的转变,而且,这种转变的契机,虽然有时间的因素在内,与时推移,逐渐出现翻案文章,但更重要的因素,或许是不同社会阶层所反映的道德意识不同,以至对爱情与婚姻关系的道德评判,也有(有时是潜意识层面的)差异。衡水有儿童癫痫医院吗>

赵贞女与王魁故事的演变来看,在宋元时期主要是在民间流传,故事属典型的负心类型。《赵贞女蔡二郎》的原本已经失传,但据徐文长的《南词叙录》可知,“伯嗜弃亲背妇,为暴雷震死”,那故事应当是写蔡伯嗜中状元之后,娶了宰相女儿,就在京城过起富贵日子,再也不顾乡间的双亲与妻子,以至赵五娘吃糠,双亲活活饿死。然后是五娘弹唱琵琶,千里寻夫,人京后遭到不肯相认的结局,只好自杀身死,于是,天地震怒,蔡伯喈的下场是“天打五雷劈”。《王魁鱼桂英》的宋代原本也已失传,但据罗烨的《醉翁谈录》等书可知,故事叙述妓女桂英与书生王俊民两情相悦,到海神庙共誓白头,王书生后来科场夺魁,成了“王魁”(即王状元),弃桂英另要相国之女,桂英愤而自杀,死后鬼魂活提王魁。不论是“雷劈”或是“活捉”,故事叙述有强烈的道德评判,对负心汉是深恶痛绝的。

从元人明,这两个故事发生了有趣的变化,名作家开始插手改写故事,出现鸿篇巨制了。角色都有了比较细致的思想感情发展,情节也复杂化了。在高明的《琵琶记》里,蔡伯喈便从未负心,是中了状元之后被牛宰相看上了,困在相府,身不由己,才逼得五娘吃糠,双亲俱亡。后来牛小姐深明大义,不但误会冰释,夫妻团圆,还多娶了个相府小姐,真是“大团圆”了

王魁负心的故事,在宋元期间还有尚仲贤的杂剧《海神庙王魁负桂英》,现仅余残曲。到了明代出现的《桂英诬王魁》、杨文奎的杂割《王魁不负心》和王玉峰的《焚香记》(四十出),就不是王魁负心,而是有人从中捣鬼,假寄休书,桂英怨恨而死,后来在阴司里澄清了误会便有还阳一节,死而复生,又是一场大团圆。

我们若注意故事的流传与演变,便会发现,在乡间野台土戏及说书人的故事里,经常讲的是天打雷劈或鬼魂活捉,是充满了怨恨的复仇心理。故事“进城”之后,流传到士大夫阶层,就开始有了翻案文章。想来是读书人讲求诗教,强调温柔敦厚,看到故事的原型觉得刺便来打“意识形态的宣传战”。

蔡伯喈负心池州治癫痫较好的医院故事在宋代流行的时候,陆游就发过感慨:“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死后是非谁管得?满街听说蔡中郎。”那意思,一方面是说民间传说混淆了史实,另方面也感慨蔡中郎遭到如此的漫骂。徐文长在《南词叙录》里,对《赵贞女蔡二郎》及《王魁负桂英》这两种“宋元旧篇”所反映出的道德意识,都表示不满,直斥为“里俗妄作”。也是基于同样的心理,高明改编了赵贞女故事,写出了名篇《琵琶记》四十二出,一开头的开场诗就有“有贞有烈赵贞女,全忠全孝蔡伯喈”之句,是气势汹汹来翻案的。因为高明的文采好,全剧的关目又是惨淡经营的成果,因此凌盖了早期的“里俗妄作”,成了本”。再加上土大夫阶级竭力鼓吹,一方面赞其创作过程的苦心孤谐,如:“高明作此曲,以脚点拍,楼板皆穿”,“某寺有高明作曲时所用几案。击拍处,其痕深人寸许”,以及什么“神助”、“双烛花交为一”之类;另一方面则强调它有关世风教化,如毛声山评本就说:“为朝廷广教化,美风俗,功莫大焉。”蔡伯喈不负心的《琵琶记》遂大行于世,打了一场漂漂亮亮的宣传战,以致现今流传的故事里,根本没有蔡伯啮是负心汉这回事了。

然而,就算蔡伯喈是“全忠全孝”,也不能一扫民间流传的负心故事类型。王魁故事的发展,就是一个明确的例子。我们发现,在宋元时期,王魁故事就可能有“负心”与“不负心”两种形态同时在发展,互争长短。如宋元戏文《王俊民休书记》,大概就是为王魁不负心张本的;而元尚仲贤的杂剧《海神庙王魁负桂英》,显然还是数衍旧说。即使到了明代,有不少文人为王魁翻案,有了鸿篇巨制的传奇《焚香记》,王魁负心仍然继续流传,到今天的川剧与京戏中,仍有“活捉王魁”这个剧目。王魁故事的发展,出现这种两家争鸣的情况,可能有好几个原因。一是案文章写得不好,没有高明那种“天妙手”,没法一举控制故事演变的趋势;二是王俊民在历史上的名气没有蔡伯大,何况一般故事里只以“王魁”称之,就使一些读书人懒于还其“历史地位”,只视作妄言妄听的野语村言;三是王魁故事在早期流传时,写定成稿的本子大概比赵北京能治癫痫的医院在哪贞女故事要多,翻案文章难做。

其实,只要在现实中出现负心的情事,负心故事就会不断出现。在民间传说中蔡伯嗜不负心了,仍有人继续讲王魁负心。就算王魁不负心了,又会有《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之类的故事出现,那“案”是永远翻不完的,就因为负心是一种历史现实的存在。

倒是注意一下强调负心与强调不负心两派的社会区别,才有助于我们了解负心故事反映的社会意识,因为这里的关键似乎就是“城乡差别”。谴责负心的故事类型,一般先出自民间,由“乡愚”口中说出,便是“雷劈”或“活捉”。到了文人的笔下,负心汉便彬彬君子起来,情节出现各种跌宕变化,戏剧冲突也由角色性格的内在变化(负心)转为外在的环境所迫(如困于相府或有人造谣,引生误会),因此也就不算负心了。我们若细读《琵琶记》与《焚香记》的曲文,更会发现,高明与王玉峰都让剧中角色明白点出,读书上进中状元,就难免要发生负心的情况,因为男主角一离开家乡小地方,进京赶考,就要发生处境的变化。因此,那不曾明白点出的意思就是:也不能太费怪男人负心。而蔡伯喈不负心,当然就伟大了,所以“全忠全孝”;王魁不负心,也很了不起,所以“德量弘宽”(《焚香记》四十)。

这种社会道德意识的“城乡差别”,固然反映了士大夫与“乡愚对社会处境的认识有精粗之分,也反映他们所处的地位不同,所遭到的命运有别。“乡愚”大约是要被人“负”的,因此,咬牙切齿,与负心汉不共戴天;有着生花妙笔的文士,极可能就会经历蔡伯喈或王魁的之道,是有机会来“负人”的,所以希望大家冷静点,为负心找社会根源,有意无意间为之开脱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parm.com  江山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